罗比尼奥:我从没见过悲伤的巴西人(图)

罗比尼奥:我从没见过悲伤的巴西人(图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zlearning.com/,巴西队

罗比坦言,游走欧洲三国并非自己主观求变,绝不是不想在一支球队长待下去,“每到一个新俱乐部,我都立志踢个10年8年,可实际情况不允许我这么做。”2003年,贝利提名罗比为自己接班人,罗比不敢笑纳,“他只不过对娘家桑托斯有特殊感情而已。当时他担心我的饮食状况,怕我发胖,建议我一天按时进餐吃3顿。和他比肩?太扯淡,没人能和他比。”

“罗比,你就没动过揍伊布的念头?”《体育之周》对罗比尼奥的采访从一个挑逗式的问题开始。

罗比尼奥大笑,瞪着眼睛反问:“有没有搞错,你们看清楚身型对比了吗?我的意思是,你们看清楚他有多么硕大吗?”1米93的伊布宽肩膀、大块肌肉,在1米72、体重60公斤的巴西人面前无异巨人,两人像少年戴维和巨人哥利亚。“再说了,我为什么要揍他呢?”“因为他是伊布。他输球发火,丢球发火,球队没按他的意思踢球他发火,队友传球不准确他还是发火。”“对了,他只为球场内的事生气。我们俩几乎每场比赛、训练都得争吵一阵。但所有的分歧、争论,在球场上自生自灭。场外他是个普通人,甚至比那些比赛中不太吱声的球员都安静。去年圣诞节,我们俩一起在米兰内洛的圣诞树下唱歌。说实话,我更喜欢他这样的队友,不想要那种软柿子,丢了球跟没事似的,球队处于劣势还能双手掐腰泰然自若的那种人。”

《体育之周》认为技术特点和伊布最搭的是卡萨诺,不过罗比与伊布渐入佳境。“你们为什么吵架?”罗比回答:“因为他老是要球。这不可能啊,不现实,所以必须说道说道。记得几个星期前联赛,他越位,还管我要球,我冲他使眼色让他回来一点。他不管,原地不动还是伸手要球,我没给他。结果他怒了,冲我抗议,我们俩磕磕绊绊直到半场结束哨响。不过能跟他这种顶级天才合作,还是很舒服、愉快的。”被问到伊布是不是他合作过的最强搭档时罗比摇头,“我和罗纳尔多、齐达内等外星级别的合作过,所以和伊布组合我没压力,不会打怵。”

他经历过四个足球大国的知名俱乐部,他心中对四个东家有着如下定位,“桑托斯代表我的爱,将我塑造成职业球员。皇马实现了我踏足欧洲的梦,很遗憾我和他们闹翻了离开,这对我本人和他们的形象都造成了损害。曼城可以说是一个学徒、尝试的经历,我开始明白踢球要多为球队着想,少为自己想。但英格兰不是巴西人的理想之地。米兰代表着狂热,在这我重新收获快乐幸福。如果我能决定,我想在这踢10年,踢到36岁退役。”

他对英超厌烦透顶,既有球风问题也有曼彻斯特的氛围问题。“英超太讲究身体对抗和长传冲吊,总是高举高打(注:他在的时候曼城不似今日细腻),忽略地面球,巴西球员都不习惯。”2009年初,曼苏尔金元砸向卡卡、布冯时,卡卡征询他意见,他极力劝阻卡卡不要来曼城,“气候太差,总是刮风下雨,阴冷逼人。米兰多好啊,当时我还不知道后来能加盟米兰。国家队训练时,卡卡跟我讲述米兰城之美和米兰内洛的融洽和谐,说米兰是巴西球员的天堂,他的话对我日后的选择起了推动作用。再者,英国小报狗仔成天关注你的私生活,搞得我们如履薄冰,偶尔出去喝杯酒也得小心提防有没有摄影记者在周围。到米兰,我重新找回快乐。”

罗比坦言,游走欧洲三国并非自己主观求变,绝不是不想在一支球队长待下去,“每到一个新俱乐部,我都立志踢个10年8年,可实际情况不允许我这么做。”2003年,贝利提名罗比为自己接班人,罗比不敢笑纳,“他只不过对娘家桑托斯有特殊感情而已。当时他担心我的饮食状况,怕我发胖,建议我一天按时进餐吃3顿。和他比肩?太扯淡,没人能和他比。”

米兰的罗比给我们一个崭新的不太习惯的形象:越简单的门前机会越不进,暴殄天物,反而能进一些难度较高的意想不到的球。首回合斩枪手,包抄头槌和劲射死角,顶级中锋的表演。可两次主场对巴萨,小组赛接博阿滕的地面横传和淘汰赛接伊布的头球摆渡,均处于无人干扰之下做足射门动作,不可思议地放高射炮。最离谱的是在联赛对热那亚,门线前半米,空门状态,居然将地面来球踢过了横梁,典型的不进比进还难的案例。

这些镜头,让我们对罗比的前锋定义不得不做点修正,到米兰后他更像迂回穿插的前腰,角色与博阿滕相仿,大幅度参与布防为伊布支点服务。他的全能效用提升之时,也是门前灵光、杀手力度减弱之时。卡佩罗回想执教伊布的两年说过,“他苦练射术,强化球门的位置感,提高打门力度和准确度。最近我见到罗比尼奥,我也建议他开始这样的专门练习。”或许两人在皇马合作时,卡佩罗还未发觉罗比有这方面的缺陷。

罗比职业生涯仅效力桑托斯有过单季破门超20的记录,2004年的25球。登陆欧洲最多15球,恰好皇马、曼城、米兰各一次,本赛季想达到15非常困难。《罗马体育报》说,当他年均入球达到20时,自动跻身世界前锋前5名,罗比笑说,“我尽力。这也是我的方向。”他对浪费机会感到难受,“尤其是对热那亚那次,我感觉好像死掉了。我自己良心过不去,晚上睡不着觉。”

他解释这种现象源于角色变化,“机会太简单时,提不起精神没了准星。我回撤幅度比从前大很多,要为全队战术意图牺牲精力、体力,有时到门前脚底没劲,感觉没谱了。不过这些都不该成为借口,前锋的使命就是进球。来到米兰我才真正意识到,现代足球需要全队集体去攻、防,步调要一致。我在前场,不意味我没有防守任务。”

他讲述,米兰上下从未批评过他,“贝卢斯科尼从没责怪我,我打飞之后他安慰我:放心,下次就进了。队友安慰我,也在作弄我,反复强调一个巴西球员怎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?我也在自问。”